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之最 > 手机访问:m.xcant.net

北京最大的道观 白云观

来源:未解之谜网时间:2021-06-06 11:20:28编辑:最记录: 手机版

北京最大的道观

在北京西便门外,有一座规模宏伟、建筑华丽的道观,名叫白云观。它不仅是北京地区规模最大的道观,是道教全真道三大祖庭之一,也是全真道龙门派的祖庭,也是我国古代北方道教的中心,素有“道教全真第一丛林”之称。

白云观创建于唐开元二十七年(739年),当时叫天长观。金泰和三年(1203年)重建,改名为太极宫。元代初年,世袓忽必烈召全真派道士长春真人邱处机进京,命他主持北方道教,因之进行扩建,并改名为长春宫。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改称白云观。

北京最大的道观 白云观

白云观是一所纯中国式建筑,中轴线上有牌楼、山门、灵官殿、玉皇殿、七真殿、邱祖殿、四御殿并三清阁。两侧还有钟鼓方楼、华祖殿、真武殿、南极殿、八仙殿等殿堂,十分巍峨壮观。在四御殿后,是一座幽雅秀丽的花园。

北京最大的道观 白云观

白云观内保存有一些道教神像和石刻碑记,其中有清道光年间摹制的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所书的老子道德经刻石。

白云观现在是中国道教协会所在地。

北京白云观的历史

据唐朝刘九霄《再修天长观碑略》所记,唐玄宗为了“斋心敬道,奉祀老子而建道观”,所建即幽州的天长观,始建于唐朝开元二十九年(741年)。《大唐六典》卷四记载,道观在每年正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以及皇帝诞辰日,都举行祭祀。皇帝诞辰日称“千秋节”,又称“天长节”,所以幽州的该观得名“天长观”。天长观是北京地区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座道观。

金朝正隆五年(1160年),契丹南侵,位于金中都的天长观在战争中遭兵火焚毁。金大定七年(1167年)敕命重修,到金大定十四年三月(1174年)方才完工。[1]同年,该观更名为十方天长观。[3]金章宗明昌三年(1192年),该观又遭焚毁。翌年起,另在天长观旧址的西侧重建,金泰和三年(1203年)更名为太极宫。

蒙古成吉思汗十九年(1224年)开始,长春真人丘处机在太极宫(天长观)暂住。据元朝人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卷下(王国维笺证本)载,蒙古成吉思汗二十二年(1227年),成吉思汗遣使,“传旨:改北宫仙岛为万安宫,天长观为长春宫,诏天下出家善人皆隶焉,且赐以金虎牌,道家事一仰神仙处置。”其中的“神仙”指丘处机。本观由此更名为“长春宫”。同年(1227年),丘处机在长春宫羽化,其弟子尹志平等人在该宫东面的下院兴建白云观。1229年建成白云观的处顺堂,在堂内安葬丘处机。

元朝末年,长春宫的殿宇倾圯。明朝初年,重建白云观,重修工程改以处顺堂为整个宫观的中心。清朝初年,在白云观方丈王常月的主持下,白云观进行了大规模重修,基本奠定了如今白云观的规模。

清朝顺治十三年(1656年),顺治帝命全真道龙门派律宗第七代方丈:王常月律师“主讲白云观,赐紫衣凡三次,登坛说戒,度弟子千余人。”(见《白云观志:昆阳王真人道行碑》)康熙帝曾经召见自称神仙的王文卿,赐匾额、对联,并且召见谢万成、王家营等道士,令他们在西苑炼丹。雍正帝曾召白云观道士贾士芳进宫为自己看病。

清朝末年,慈禧太后和宫中众多太监与白云观关系颇深。贾英华《末代太监孙耀庭传》称,太监内部传说,慈禧太后之母逝世后,尚未独揽大权的慈禧太后派大太监刘诚印到贤良寺等佛寺寻找停灵之处,遭到这些佛寺住持的冷遇。后转往白云观,白云观道士十分热情,接受慈禧太后之母停灵。此后,慈禧太后和白云观来往密切,“更邪乎的是,刘承(诚)印拜白云观方丈刘宗玄为师,也在白云观‘挂单’,同时被称作名誉‘方丈’,成为了全真道第23代传人。”这虽然是传说,但慈禧太后和白云观的关系也确实很好。道教的《太上律脉源流》记载:道教全真龙门派道士张宗璿“庚午(1870年)再请传戒,时值皇亲照公府太夫人灵寄观中,师为虔诵《血盆经》。一藏百天之久,靡有怠容。蒙慈禧皇(太)后,恩赐紫袍玉冠,揖金助坛开大戒场,伯子公侯,接踵而来,请谒声名,播于远方。”白云观的后花园“云集园”也是大太监刘诚印捐白银2万两所建。白云观玉皇殿内悬挂的“百寿幡”,据传为慈禧太后六十寿辰的祝寿物,后敕赐白云观悬挂于玉皇殿。

信修明《老太监的回忆》记载了太监中间的如下传闻:“广仁子为慈禧太后受天仙戒之道号。昔年太后之生母薨逝在白云观,停灵一百天。白云观方丈张宗璿为一时高道,为着皇姥姥念了百天《血盆经》。慈禧太后派总管李莲英代太后传了三坛大戒,太后为功德主,占了戒坛天字号弟子,名曰广仁子,在宫内素食百天。她受了天仙戒之方便戒,实际上不得到白云观律堂受戒,名曰方便戒。慈禧为老子信徒,世人知者甚少。宫内一时风尚,差不多有地位之太监,当老道受戒者太多,如素云道人刘诚印等多人。”

北洋政府交通总长、佛教居士叶恭绰曾记述了如下传闻:“清与帝俄所订《喀西尼密约》,世皆传为李鸿章所为,其实李只系演出者,其编剧导演固由帝俄,而被动主体则为慈禧太后。从中促进和穿插者为李莲英与璞科第,则世人知者不多也,李与璞科第之联络,实由西郊白云观高道士为媒介……每有双方传达之事,则由高、璞、李会晤,一转即直达西太后。至将达表面,始由军机处及总理衙门搬演耳。”其中的“白云观高道士”应指白云观住持高仁峒。该传闻虽无法证实,但1896年《中俄密约》签订后几年,白云观内高仁峒所立石碑上,记载有俄国人功德捐献,如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粥厂碑记》记载:“华俄银行总领事墣(璞)科第君等筹集钜(巨)款,购置米粟于白云观。”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云素方丈功德记》记载:“募劝华俄总领事李大善士,桥梓设厂施粥,全活无算。”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白云观的明版《道藏》获保全,有人认为是俄国人出了力。日本学者村田雄二郎等人在日本外交档案中发现,当时日本政府因为见俄国政府通过白云观和慈禧太后建立关系,也想通过白云观道士结交清廷,结果因俄国人阻挠,该计划实施不理想。

1912年,由白云观方丈陈明霦发起,来自中国各地的18位全真派代表,在北京成立中华民国道教会。中华民国道教会本部机关即设在白云观内。

中华民国时期,1930年代至1940年代,白云观多次发生重大危机。1930年代,白云观发生两次住持危机。第一次是在1930年6月,因白云观未遵守北平市社会局限期登记的指令,白云观住持陈明霦被北平市社会局撤革。白云观被迫认捐后,陈明霦得以复职。第二次是在1936年初,陈明霦病逝,继任住持安世霖的资格出现争议。北平市社会局、北平道教会经过调查发现,安世霖继任住持存在许多不合惯例之处,但因北平市寺庙登记任务急迫,或另有权势人物相助,北平市社会局最终同意安世霖以监院身份暂代住持。1940年代,白云观内部发生剧烈纷争。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11月12日,白云观发生以许信鹤、杜信龄、马至善为首的道士伙同道众烧死白云观住持安世霖、知客白全一的案件,轰动一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于1956年资助道教界修缮白云观。文化大革命期间,白云观遭到破坏。1981年,人民政府再度资助道教界修缮白云观。此后,白云观被列为道教全国重点宫观,并先后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57年成立的中国道教协会会址设在白云观。1989年,白云观举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首次全真派传戒仪典。

本文标题: 北京最大的道观 白云观 本文地址: http://www.196nk.cn/zhongguozhizui/jianzhu/145.html
  • 本月排行